母妃在上(GL) 第三十九章 解衣(1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缘分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,寂寞也是。于是当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扯上了关系,最初总是很难分辨,那究竟是来源于缘分的趋势,还是内心寂寞的需求。不过也许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实实在在握在手中的温度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    若说一开始温惜玉被小公主的眼泪与话语弄得乱了手脚,那么镇定下来,就不难明白,对于刚刚失去母亲的小公主来说,“死”绝对不是一个适合用来开玩笑的字。同时温惜玉也发现,似乎自己对死亡,开始怀有一种轻慢的态度,那种细细想来,若是死了也不错的念头,让温惜玉心有惊诧。

    太后皱着眉,推了门进来,看见温惜玉和小公主和谐相处的模样,却没了之前的安心与欢喜。方才在外间问了李嬷嬷几句,李嬷嬷虽未说得出小公主身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是把小公主的日常起居都回禀了的。这些话都听完,太后又怎会听不出,李嬷嬷不能明说的理由。除了去书房读书,其余的时间都是李嬷嬷小心看顾着的,那么差池在哪里,自然只能在书房。书房里来来去去的,就是先生,皇帝和两个皇子,太后不信先生有这个胆子,把皇嗣折腾成那样。两个皇子年幼,看起来也不像是如此暴戾的人,那么剩下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宫里的太监,表面恭顺,其实里面的龌龊事情多了。什么四处捞油水,虐待地位更低的宫人太监,仗势欺人帮着主子攀高踩低那还都是小事。有偷宫里物件出去卖了的,勾结前朝官员的,在外面买了宅子娶媳妇的,什么事儿的都有。太后年轻的时候看不惯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,有心想要治一治,却被先帝拦了。用先帝的话来说,那些个太监被去了势,心理自然和健全人有差别,贪恋财权那是正常的事儿,只要不过分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由得他们用别的途径发泄去了。人啊,若是事事压得死了,没点儿疏导的途径,那才真是麻烦。当日先帝虽然止了太后大洗后宫的念头,但也有顺着太后的意思,禁了宫中的对食,免得污了太后的眼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都是老事儿了,太后没想到有一天,再想起这些个话来,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若是皇帝真因为去势的事情,心理扭曲了,一个对亲生女儿都下很狠手的人,会把晋齐弄成什么样子,太后不大敢继续往下想。

    温惜玉看着太后脸色不善的模样,感觉李嬷嬷在门外定然说了点儿什么,而这点什么,是连太后都觉得不易解决的事情。如此想着,温惜玉的心直往下沉,不自觉地就收紧了抱着小公主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你不要死好不好?”“好。”

    方才和小公主的对话宛若还在耳边,明明无关承诺,温惜玉却觉得自己和小公主之间,有了一些莫名的羁绊。于是看着沉默不语的太后,温惜玉心中更是着急,“太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摆了摆手,截了温惜玉的话。待门口宫人进来,在里屋里多添了好几个炭盆,热得人几乎要出汗,太后方才遣散了闲人,关紧了门,走到温惜玉身边拉着小公主的手温言说道:“梦瑶乖,把衣裳除了,让皇奶奶看看你的伤可好?”

    小公主攥着温惜玉的袖子,缩在温惜玉身上频频摇头。那是自己因为念书念得不好,受罚弄出的伤。父皇说了,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这伤,知道了这是因为念书不好弄的,大家都会不喜欢自己的。喜欢自己的人,已经不多了,一个都不想再弄丢了……

    孩子的力气不会太大,就算是挣扎也并非没有办法武力压制。只是太后顾忌着小公主身上的伤,扯了扯她的衣裳,见她又开始扭动着躲避,便也不敢下狠手去扒。这事情已经不仅仅关乎小公主的身子,甚至关系到了后宫,乃至整个晋齐将要面对的事情,太后下定了心思要在今儿个把事情给弄清楚。“你若是再躲着不让皇奶奶看看你的伤,哀家就赐死德妃。”万般无奈下,太后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一句话,如同一个闷雷,在屋里炸开。温惜玉先是心中一个咯噔,继而明白,方才与小公主的对话,太后应当是在门边都听到了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温惜玉突然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不过容不得温惜玉多想,本还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公主突然松开了抓着自己衣襟的手,温惜玉顿觉腿上一轻,小公主落地站到了太后身边。

    当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想要杀掉另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那么,该怎么办呢?任梦瑶无法解开如此复杂的命题,更是因为这种命题居然带来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而感到十分惶恐。四五岁的孩子,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在那么短的时间里,去判断太后话中的态度是否暧昧不明,是否暗藏玄机。唯一可以知晓的,就是如果自己顺从,那么刚才温柔抱着自己,哄着自己的那个女人,就不必死。死是那么可怕的事情,是让一个人,永远永远再也见不到另一个人的事情,不可触及不能交谈,一切戛然而止,甚至时日久了,甚至会觉得以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并非真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衣裳一件件落地,带着任梦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