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年后的软软,显然已经算是大龄姑娘了,身边也出现了不少的王公贵族,或者富绅财主家的公子,想娶软软的人多的能从城门口排队到宋家。

    近几年,为了教好软软,阿楚跟宋临辞,倒是一直没外出,在家里好好的教育女儿。

    软软性子软和,不喜的练武制毒,倒是学了一身不错的医术,虽说不练武可她天资聪慧,生性聪明,将她爹的武功秘籍,全都背诵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阿楚也担心女儿将来会被人欺负,就想着让女儿知道那么多的武功秘笈招数,将来遇到人,也能装装强势。

    便从全国各地搜罗各种各样的武功秘籍,让软软能背的就全部背下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巧合,没想到,软软背书背着,竟然也能从一套心法中习的其中精髓。

    一开始软软是不懂的,只觉着自己最近轻飘飘的,加上鼻子总是容易流血,就找母亲说了下。

    阿楚一瞧,顿时害怕了,以为女儿得了什么不治之症,赶紧去找宋临辞。而软软虽说是身带医术,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生了什么病,见亲娘着急,她也生了几分急迫。

    好在最后诊断为,是误打误撞练了心法,宋临辞便带着女儿好好疏通了内力,尤其是近两年来,软软的心法是练的越发厉害了。

    夜里正是睡的安稳的软软,突然察觉到屋里一阵轻微动静。

    她不动神色的继续躺着,只能那人靠近自己,她猛地起身,身形如燕,竟是被她躲闪过去了。

    前来的正是听信了宋临辞之话,在外锻炼五年之久才回来的云彻。

    云彻已不是年少时候的样子,现在的他看上去成熟稳住许多,刚出海贸易回来,云彻一入城,就飞速赶了回来,不过此刻正是天黑,他倒是想捱到明天再来,可心中对软软的念想,迫使他大晚上的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。

    听着屋内传来她稳稳的呼吸声,云彻的心,激动雀跃,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个娇娇的人儿给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,他到了床边没摸到人,竟然被她给闪躲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软软,许久不见,你怎的也跟着你哥哥舅舅一样,有了功夫傍身。”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软软,娇声呵斥,“登徒子,还不快快离开,仔细我爹娘将死打个半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离开,我已经应了你爹,五年后能回来,自当是带着后来迎娶你过门。过来,让我看看,几年不见,可有想我?”

    软软到底是个女子,臂力远不如云彻,一下就被他给抱住拉在怀中。

    黑暗中她看不清云彻的脸,但却被云彻下巴的胡子给扎的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倒是云彻,将软软的所有小表情都收在了眼底。

    “软软多年不见,你竟然没长胖一点,莫不是你爹娘还不让你吃饱了?女孩子,吃的胖乎乎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谎,男人都说喜欢胖女人,可眼神却盯着身材纤瘦的,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了,我懂得可比你懂得多。云彻你快放开我,我娘亲说了,过些时日要给我择婿,你别纠缠我了。”

    七年的时间,她真的有点忘记云彻的长相了,被他抱着的不安,让软软本能的想逃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亲娘说的还是你爹爹说的?”云彻抱着软软,手上力气有点大,他无法想象软软要嫁给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岂料,软软娇喝说道,“我为何告诉于你,快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,今晚我也不走了,等明天正好被你爹娘看到,我们已经同床共枕,自然是不会再将你嫁给旁人了。”

    软软被气的脸颊绯红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的我更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云彻可比软软大,加上禁欲七年,现在抱着软香的姑娘,心中一阵猛烈想要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自己要想娶走软软,就绝对不能像七年前那样,他要慢慢来,哄好了未来的小媳妇,也要哄好岳父跟岳母。

    云彻揽住软软,直接和衣睡在了她的闺房内。

    而次日,软软醒来后,显然没看到云彻在,还让她一度觉着昨天晚上是做梦来着。

    没给她放心的时间,那边随身丫鬟,立刻笑意满满的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xiaojie,你可醒了,云公子来了,这会儿正跟老爷商量跟您的婚事呢,好多嫁妆,都抬到家里来了,满满的一院子。而且云公子还承诺,对您,是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