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看书要上$六$九$中$文,百度输入$六$九$中$文就能找到,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!]

    一

    这间屋子是在闹市中,是在闹市中的一个小楼上。

    住在这个城市里面的人,谁也不知道,这个小楼上有这么一户人家,一间屋子。更没有人知道,这个小楼上,这户人家中,住的是谁?

    小楼的底层,本来是家绸缎庄。傲生意真的是公公道道,童叟无欺。

    所以这家绸缎庆忽然倒闭。

    绸缎庄的上层,住的是个镖客和他年轻的妻子,听说这位镖客只不过是一家大镖局里面的资深的趟子手而已,但却很得镖头们的信任,所以在家的时候很少。

    所以他中轻的妻子在三、四个月前忽然就失踪了,听说是跟对面一家饭馆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计跑了。

    再上面的一层本来是堆放绸缎布匹用的,根本没有人住。可是近月来,隔壁左右晚上如果有睡不着的人.偶面会听到一阵初生婴儿的啼哭声。

    ——那上面难道也有人搬去住吗?那户人家是什么人呢7

    有些好奇的人,忍不住想上去瞧瞧。

    可是绸缎庄的大门上,已经贴上了官府的封条。

    小楼的最上层,本来有三间屋子。最大的一间堆放绸缎布匹,还有一间是伙计们的住处。

    绸缎庄的老掌柜夫妻俩勤俭刻苦,就住在另外一间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都变了,变成了一片自,白得一坐不染。

    从这个小楼上的后窗看出去,刚好可以看到三代探花,李府的后

    李府后院中,也有一座小楼。在多年来,灯火久已黯谈的李家后

    院中,只有这座小楼是灯光经常通夜不灭的。

    久居在这里的人,大多都知道这座小楼就是昔中小李探花的读

    书处。小李探花离家后,这座小楼就变成了他早日恋人林诗音的闺

    房。而现在,却是李家第三代主人曼青老先生养病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本来是一条陋巷,因为小李探花的盛名所致,好奇的人纷纷进来瞻仰,所以才渐惭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飞刀去,人亦去,名仍在。

    所以这地方也渐渐—天比一天热闹,只不过近中来已渐渐有了疲态。

    所以这家绸缎匠才会倒闭。

    在这么样一个地区,在一家已经倒闭了的绸缎庆的小楼上,为什么忽然会有一家人特地搬来?而且把这个小楼上的三间小屋,布置得

    像一个用冰雪造成的小小宫殿一样?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雪白,雪白的墙,雪白的顶,用洁白如雪的纯丝所织成的床恢,地上铺满了雪白色的银狐皮毛,甚至连妆台上的梳具都是银白色的。

    每当雪白的纱罩中灯光亮起时,这屋子里的光线就会柔和如月

    此刻窗外无月,只有一个穿一身雪白柔丝长袍的妇人,独坐在白纱灯下。她的脸色在灯光映照下,看起来仿佛远比那苍白的纱罩更无血色。

    刚才邻室中还仿佛有要婴的哭声,可是现在已经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很久,门外才有人轻轻呼唤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一个也穿着一件雪白长袍,却梳着一条漆黑大辨子的小姑娘,轻轻地推门走了进来。“小姐。”这个小姑娘说:弟弟已经睡着了睡得很好,所以我才进来看看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?”小姐的声音很冷“你看我干什么?我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眼中充满悲戚,可是同情却更甚于悲戚“小姐,我知道你一直都有心事,可是这几个月来你的心事又比以前更重得多了,你为什么这样子呢?为什么要这么样折磨目己T”

    小姑娘总是多愁善感的,她这位小姐的多愁善感却似乎更重。

    窗子开着,窗外除了冷风寒星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可是过了一阵予之后,黑暗中忽然响起了连中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